含兰若

兰之猗猗,扬扬其香,
不采而佩,于兰何伤?

去体验夕阳下的策马奔腾💗💗💗

15 身份是依靠,实力是底气

  待他们商议的差不多了,洛天清妍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装作刚到的样子进入,三人见到,行礼

  “属下参见主上。”

  “起来吧。”

  看到影十三,其他两人微微皱眉,但向以轩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你们如果有什么事就继续,本宫只是借向堂主校场一用。”洛天清妍直入主题。

  向以轩回答“是,属下这就带主上去。”

  “不必。”洛天清妍果断拒绝,就越过他们,直去校场。

  洛天清妍带着影十三走后,风魂略带关怀的叫一声,“以轩。”

  “没事,主上之事,作为属下不得干涉。”向以轩苦笑一下。


  ……校场……

  洛天清妍轻车熟路的从一旁的剑匣拿出两把剑,递给影十三一把,自己手持一把。

写不好细节,所以直接写对话

  洛天清妍:“汝君可知方才之语,惹怒了我?”

  影十三:“奴知。”

  洛天清妍:“可愿赔罪?”

  影十三:“奴愿。”

  洛天清妍:“给你的那本剑谱看了练了有何感受?”

  影十三:“回宫主,光看剑谱观那剑气应是盛气凌人,可奴反复练了无数遍,不知怎的,始终无果。”

  洛天清妍:“那是无双宫闻明天下的无双剑法。”

  影十三:“宫主?!!!”

  洛天清妍:“不必惊慌,无双宫历代宫主为徒方便,都主修内力,所谓的‘一剑破光阴’的无双剑法,看似盛气凌人,但若不配合无双宫宫主所修内力,也不过是个花架子。”

  “无双剑法在天下人看来是独一无二的,可于无双宫宫主而言,不过也如同锦上添花。”

  影十三:“宫主的意思是?”

  洛天清妍:“之所以江湖上很久没有出现过‘一剑破光阴’的无双剑法,是因为无双剑法即使配备内力也是不可能练成的。无双剑法虽名为无双,却是需要两个人配合才可练成,若成功便皆大欢喜,若失败,那便今生再与剑道无缘。”

  影十三:“所以宫主要奴看,是想…”

  洛天清妍:“对!我不是先人前辈,即使没有任何威胁也想往上冲一冲,即使头破血流也要试试!”

  影十三:“恕奴直言,宫主身份尊贵,内力也已然天下无双,况且还有几位堂主护法和众多影卫保护,实在没有必要冒如此风险。”

  洛天清妍:“身份是我的依靠,实力才是我的底气。再则如你所言,我身边护卫无数,但若真有一日须得我自己出手了,那便定然已威胁到生命,到那时,吾又当如何?”

  影十三:“宫主,还是太冒险了。”

  洛天清妍:“一共只有九式,不过九日的时间便可知晓结果,如不一试,吾何以心安?”

  “小郎君,可愿与我共进退?”

  影十三:“奴,愿!”


  洛天清妍此时唯想一句:影十三,不知我此生能否信你……


  ~~~~~~

  作者有话要说:

  1.不要问问为什么要在明卫堂的校场上光明正大的说这么重要的事,问就是你没好好看文,

  提示:堂主还是护法,跟在主上身边无可厚非,为什么向以轩要请示?为什么洛天清妍果断拒绝?为什么风魂要安慰向以轩?洛天清妍在明卫堂的校场上为什么拿的出剑匣?为什么刚好是两把?为什么那么多可以练剑的地方,偏选择明卫堂校场?

  本人写文虽然怕麻烦,可该铺垫的还是的照例铺垫了的。放心,校场周围早就被雀隐楼清场了

  2.我并没有言明配合宫主共练无双剑法的是什么人,所以,就是会内力的人都可以咯。据文所知,练了无双剑法的另一人便可与宫主一战,所以洛天清妍这是变相的把命交到了影十三

  3.众人莫要担心,女主不是恋爱脑。古人云:“能把你送九天的人,亦可以把你拉入地狱。”我并不是说洛天清妍根本没有信任影十三,而是洛天清妍明白,雀隐楼的存在就会帮她扫清一切障碍。

  洛天清妍亦是知道,自己观察影十三5年,一举一动都逃不过雀隐楼。于无双宫,于雀隐楼而言,像影十三这种来源于皇室,又武力高强的人一出现就会为之所忌惮。何况,影十三出现时,洛天清妍的母亲才是无双宫宫主。

  洛天清妍已经明白自己真心爱上了影十三,所以她想保护他,一种谁也伤害不了的保护,可这个过程当中,洛天清妍注定有一日会为影十三的不绝对信任,坦诚所惹怒,所爆发,即便她本身就知道一切。

  因为,知道和被告知是两回事!

  

14 男宠?!

  要说洛天清妍除了智计谋略外,最拿的出手的当属书法了,那一手字可谓栩栩如生。

  吃过麻烦至极的早膳后洛天清妍便觉得无聊至极,月影也不在身边可以陪她说话解闷,脑袋一灵的她吩咐人取来了文房四宝。

  在影十三的再三推拒下终于让他和自己一起写诗。


  “奴敢问宫主要写什么?”影十三拿着笔不知所措的问。

  “等着,我正在写。”洛天清妍一边写,一边回答。

  终于洛天清妍写完了,她如同进献宝物般双手举在影十三的面前。影十三微侧身见上面写的字

  {长相思兮长相忆}

  {短相思兮无穷极}

  (翻译:永远的相思永远的的回忆,短暂的相思却也无止境)

  两行字写的行云流水又入木三分,堪称上上品。


  “这是我最喜欢的诗。行了,我写完了,该你了。”洛天清妍待他看完后就边收回便说。

  “奴没有喜欢的,宫主写就好,奴看着。”

  “怎么可能没有,飘忽的眼神出卖你了。”洛天清妍目不转睛的盯着影十三看。

  “奴真的没有。”影十三躲闪了一下。

  “不会的,不会的,你如果实在不想写,那你就念出来吧,我听着。”洛天清妍不依不饶的说。

  “宫主,奴,奴,奴…”

  “你不是答应过我,不会再骗我了吗?”洛天清妍状似委屈巴巴的说。


  影十三听到洛天清妍说这句话似是忽然想到什么,竟直低下头默默说道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翻译:想起曾经相遇相知的种种,不禁感慨什么时候才能再次相见?而此时此刻我实在难耐心中的孤独悲伤,叫我情何以堪。)

  洛天清妍听到这句,心里咯噔了一下,手掌无意识的攥紧,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影十三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后,吓的马上跪下,声音止不住颤抖“奴,奴逾矩,奴失礼,请宫,宫主治罪。”


  一时之间本就极其广大的烟澜殿,针落有声,寂静压抑的可怕,半晌,影十三觉得自己都快停止呼吸时,洛天清妍终于开口

  “小郎君......  这又是为谁相思几许,情难自禁…?”话音中,带着不同于十几岁小孩可以说出来的沧桑之感。

  饶是影十三,这时也无地自容了,只得把低下的头又低了低,像是要钻入地底下。

  又过了一会洛天清妍开口问“剑谱可看完练了?”

       影十三再也不拱火,中规中矩的回答“回宫主,已看完,也练了。”

  “呵!速度倒快。走。”洛天清妍恢复往日情形。

  影十三只好低眉顺眼的跟在洛天清妍的身后,大有种英雄就义的气势。


  洛天清妍带影十三来到了明卫堂这,还没有进入就听到院子里的声音:

  风魂:“以轩,上次那几个侍卫站岗期间竟敢擅自偷懒,你可要注意你明卫堂的管理啊。”

  向以轩:“我知道,已经交给阿严了。”

  林严:“交给我又怎么样,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样的侍卫,依我看直接一刀了结了痛快。”

  风魂:“阿严,你也别那么暴躁,还是先找到问题关键,否则杀再多的人也没用。”

  林严:“风哥,不是我暴躁,你也不去看看轩哥那明卫堂里都是些什么货色。上次我路过时还听到他们好几个人在非议主上和你,还说了几句轩哥。”

  向以轩:“非议主上什么?”向以轩急切的问。

  林严:“轩哥,怪难听的,你也要知道?”

  向以轩:“说!”

  林严:“他们说主上而今已过及笄之年,春心萌动,风哥为了讨好主上,专门找了个好的雏儿送上主上的床,再加上轩哥,而今无双宫宫主可谓美人在怀又直在云霄。”

  向以轩:“简直放肆!!!”暴怒的向以轩直接把面前的石桌拍碎。

  风魂:“以轩!”

  林严:“看吧,你们听到我这么转诉都受不了,更别提当时我听到的话比这更难听,但那是明卫堂的人,如果换做是我刑堂的人,我早就剥下他一层皮,点灯笼了。”

  向以轩:“这样的人留着做什么,直接杀了清净。”

   风魂:“……”


  里面还在继续说着,洛天清妍却不由的转身看向影十三,只见他低着头,看不见什么神色。

  不用猜也知道什么样子,影十三再口口声声称自己为奴,也只是在自己面前,他曾经也是众人仰望不及的皇室金甲影卫,如今却论为别人口中的‘男宠’,任谁也受不了。

  洛天清妍忽而发现她在满足自己的同时,什么都可以解决好,唯独堵不住这悠悠之口。


  可是,我亲爱的小郎君啊,若是你对我有半分的真情实意,咱们又何惧这流言蜚语……

  

  ~~~~~~

  作者有话要说:

  1.我最恨自己这篇里的就是,女主虽不是恋爱脑,可在与男主的情感培养中,甘愿把自己跌入泥潭

  2.我恨男主是木头!!!

  3.以女主的实力会不知道这些流言蜚语?他想要的不过是那人的真心

  4.男主看似是个小忠犬,实则就是个小狼狗,又狼又狗,一不小心还咬你一口

  5.不要问我为什么女主每一次听墙角都没人发现,问就是女主凭实力碾压所有人,任谁也感受不到她的气息(内力强大)

  

13 人上人

  【稍微有点长,请耐心细看,这一章很关键】


  ……一个月后……

  “主人,您可想死婢子了。”一回到烟澜殿的月影马上给了洛天清妍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个小家伙还有想本宫的时候啊!”洛天清妍把月影从身上扒拉下来。

  “那是当然。”月影傲娇的回答。

  “行了,其他人呢?”洛天清妍问。

  “哎…我说,主人,您想问影十三就直接问,拐弯抹角的给谁看呢?”月影直接挑明了说。

  “就你知道。”

  “好好好,不逗我可爱的主人了,他们都在韵心阁外,就等着给您汇报呢。”


  月影一说完,洛天清妍就直奔韵心阁,连月影在身后说的什么都没有听到。那样子,似乎像是奔跑去了全世界。

  韵心阁是洛天清妍的书房,在那外面种满了无双宫的宫花 —— 蓝雪花。

  穿过郁郁葱葱的‘花海’,洛天清妍看到影十三和三位堂主正在说什么事,从洛天清妍的角度只能勉强看到侧面,可那......


  影十三和洛天清妍待过的几天,虽然有许多的话都敢说了,可是那副毕恭毕敬的态度却始终恪守,但此时的影十三虽也是低头卑谦,可洛天清妍却总觉得他们似乎并无不同,与自己又是完全不同。

  洛天清妍发觉在冥冥之中他想影十三可以与自己并肩,可以陪在自己身边,敢放心大胆的直视自己,能够今生今世不离不弃的那种。

  不知他,会愿意吗?

  洛天清妍不知自己在阁外的花边,在炎炎的烈日下站了多久,只知他们四人已商议完毕多时,自己额头已布满细珠,腿脚早已麻木。

  可自己始终不愿或者不敢踏出这一步?


  “主人”一个声音叫醒了洛天清妍,亦惊动了那边的四人。

  “属下参见主上。”

  “奴见过宫主。”

  看着他们或者他,依旧是卑躬屈膝的行礼,洛天清妍突然心中嘲笑一下,不知是笑他们,还是,自己。

  月影至袖中拿出一方丝帕,一边给洛天清妍擦汗,一边问“主人,您都走半个时辰了,怎么还在这,这汗又是哪来的?”(半个时辰=一个小时)

  洛天清妍轻抚开月影给她擦汗的手,声音有些沙哑道“没事,你们都起来吧”然后往韵心阁内走。

  一直观察的月影和其余眼尖的四人都发现,洛天清妍的脚步有些踉跄,似乎,站了许久……


  洛天清妍坐在韵心阁内书桌的主位上,抬手阻止了正打算去泡茶的月影,向影十三道“已过一月之久,不知汝之茶技,何几许?”。

  影十三知道洛天清妍说的是他,遂自觉到茶器面前,行云流水的煮茶。不一会一杯沁人心脾的香茶便摆在洛天清妍的面前,他依旧屈膝跪在她的旁边。

  “古人云,饮茶先泽水,今日这茶再好,这水也是无味。”洛天清妍轻抿一口,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再无动作。


    看向下首站着的三位堂主,问“怎么样了?”

  回答的是裴岳寒,“此次京城之行如主上所想,一切顺利,并无其它差错。”

  “嗯,你们也离开一个月了,众多事宜回堂后都各自处理好,不必回禀本宫。”洛天清妍轻敲桌面回答道。

  三人异口同声答道,“是”

  这时风魂踏出一步“属下敢问主上,影十三…?”现在要一起回影堂吗,后半句风魂没胆子问出来。

  “这件事本宫自有决断,你不必管,没什么事都退下吧!”洛天清妍毫不客气的回绝。

  “是,属下告退。”


  待众人走后,月影上前递给了洛天清妍一个册子,不用猜洛天清妍也知道是皇帝回她的。

  月影正欲开口询问什么,洛天清妍先一步说,“南宫若几天前就回来了,为了补回先前受的罚,自请到刑堂,已经待了几天了。”

  果不然,话音刚落月影便先自言自语了一句‘真是个傻子’,然后便请示洛天清妍“主人,我…”

  “想去便去,本宫还不至于拆一对鸳鸯。”


  洛天清妍看着她的背影轻笑一声,随即看向影十三问道“你怎么看南宫若和月影?”

  “奴不敢妄言。”依旧毕恭毕敬的回答。

  “可我想听你说,说出你的心中所想,可以吗?”洛天清妍对着影十三认真的说。

  “南宫堂主和月影姑娘虽身份有差异,但两人却可堪称郎才女貌。”

  “那我们呢?”洛天清妍迫不及待的就问。

       这一问洛天清妍自己都懵了,影十三更是吓的浑身颤了颤,马上以额触地

  “奴惶恐,奴万不敢有此想法,求宫主明鉴。”

  洛天清妍自知吓到了他,连忙让他起来,看着影十三的眼睛重新问了个问题

  “影十三,如果给你一个可直接成为人上人的机会,你可愿?”


  话都问到这了,傻子应该都能明白洛天清妍打的什么主意,何况本就聪明绝顶的影十三。

  人上人!从身份上,洛天清妍的母亲乃是皇室长公主,自己也是有郡主封号亲王俸禄在身的,就是以后嫁给太子成为皇后母仪天下都算委屈了她;

  从血统上,洛天清妍的父亲乃是庐阳吴氏嫡子,自己便是庐阳吴氏嫡系一脉,在江湖和世家大族中地位举足轻重,就是朝廷也不敢轻易抗衡;

  况且自己本就是独立于朝廷和江湖之外的无双宫宫主,即使啥都不干,混吃等死,地位亦无人能将其撼动。


  ‘聪明’如影十三又岂会如了洛天清妍的愿,跪地俯身声称“奴不敢。”

  “你只是不敢对吗?并非不愿,如果给你机会,你还是会去抓住的,是吗?”洛天清妍像似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急切的问。

  “不!奴先是不愿,再是不敢。”影十三斩钉截铁的告诉洛天清妍,也不管到底会不会惹怒那人了。

  洛天清妍站在影十三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这人,即使以最卑微的姿态呈现于人前,可那一身骨头却是那样的桀骜不驯。

  “哦…”洛天清妍不知怎的,想发脾气却觉得全身无力,似乎用尽全部力气只说的出这样一个字,即使有千言万语却卡至喉间,再说不出,只能徒然离开。

  影十三听见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才直起身,看向那个背影,却只觉得那个17岁小女孩的身影,有一种无尽的凄凉感,好似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瞬之间到了 垂暮之年。


  现在的影十三真的很迷茫,他不过一个影卫,还不是无双宫本家的,为何劳宫主如此重视?

  她根本没有做过任何有意义的事,为何宫主说想收他为贴身影卫?

  他于宫主满打满算加起来的相处时间不到十日,何以让宫主说出人上人这种诱惑力极强的话?

  还有宫主与他的相处,对他的话语,看他的眼神,对他的期许 早已超过了主奴界限,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如此?

  彼时的影十三和以后的逸宸君永远都想不到他决心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在他刚出现在她的眼前时,便已闯进她的全世界……

  

  ~~~~~~

  这一章信息量太大了,勤劳的作者宝宝必须要解释一下:

  1.无双宫的宫花是蓝雪花是关键,记着,要考

  2.洛天清妍其实这个时候便已然发现他和影十三之间的差距;一个生来便在九霄,一个终其一生也只能仰望。只是她不愿承认罢了

  3.洛天清妍的占有欲真的很强,强到,只要发现他的心里,想到一丁点其它的东西自己便接受不了;洛天清妍又似乎没有一点的占有欲,因为她做任何事情之前,即使无法事事都合影十三心意,但也会先行考虑一下他,就算本质意义上是没用的,可于上位者而言 简易可贵

  4.我之前说过,在女主的认知里,她对男主只是玩玩而已,因为她觉得她感兴趣的东西都可以‘玩玩’,但这也只是她的认知。可以说她观察男主5年是层雾迷,那开始与男主几日的相处便是挥散雾迷的手。而今的男主在无形间沾满了她的心头,而她自己也在不知不觉间把男主当做了灵魂的伴侣

  5.可以说现在的女主若是真的失去了男主,那么她即便年纪轻轻也只会变成没有感情的傀儡(注:不会自杀,女主不是恋爱脑),而发生的这一切不会有一个人察觉

  6.所以此篇小说,因为女主的执拗和男主的呆木,只会以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开始,绝不会以 “情不知所终,一往而殆” 结束。


  作者有话要说:

  1.此篇小说的发展有点快,但男女主的情感发展线一直明显而又模糊(主要是男主是一木头,在遇女主之前已经有一段‘露水情缘’了,后期会出现,但作者再三提醒,没有第三者)

  2.作者宝宝不会去写日常,所以大部分都一笔带过,写出来的都是关键

  3.后期为了男女主感情线能够正常发展,月影的出场率会大大减少(在她的CP南宫若那里)

停更通知

各位小伙伴们,大家好!

本人深思熟虑后决定:《晨光熹微》停更!

【注意:是停更不是弃更!


至于原因,本人总结如下:

一、文笔欠缺。(日常文讲究的是细节、用词、语言,但由于本人描写翻来覆去都是那几个词,所以读起来枯燥乏味。)

二、文章脉络模糊。(虽然是写日常相处,但一天或者一件事写十几章,我自己也是佩服。)

三、被人骂。(可能是文章有些内容写的太过真实,有几位读者专门加我QQ来骂我,不待我回复消息,马上又给删了。)

四、心情烦躁。(夏天总是心浮气躁的,莫名其妙的想发火、生气,对写文没有丝毫帮助,反而对其厌烦。)

五、评论少。(许是写出来的内容让各位读者真的无话可说吧,文章评论从一开始的二十几条变成了两条。感觉看的人少,本人没有更下去的动力。)


我知道,肯定又有些读者抱怨我这个作者真做作,不就写一篇文嘛!一会闹情绪,一会停更的,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

但本人只想说:我是不是个东西用不着别人来评头论足。但我知道:说出这句话的人,那一定不是个东西!


写文就是要自己快乐呀!可现在我都要自闭了,也没有多少人在意。

所以任性一点点,可以的!


停更时间暂时定不了,但肯定要等本人把状态调节回来再说。


最后,希望大家在没有诺诺陪伴的朝夕,工作顺利,学业有成,幸福如意,万事胜意!

70 试卷

上午的军训还是在两个小时后如期到来,大家又板着一张苦瓜脸,看着好不可怜。

“你真是一个上午都不去上课?”诺诺看着欧阳清尘还是不可置信的问。

欧阳清尘都被逗笑了,这已经是诺诺小姐问的第三遍了,但他还是耐心且礼貌回答,“诺诺小姐,今天的上课内容我已经提前学好了,不会耽搁学习的。”

可诺诺还是半信半疑,她问道,“你们班可以旁听吗?”

这句话完美的勾起欧阳清尘的兴趣,他微笑着邀请,“自然可以。不如诺诺小姐去查查我的岗?”

诺诺站起身,“乐意之至!”然后领先走在前面。


到了高二一班教室门口的时候诺诺察觉教室内寂静无声,感觉异样,但来不及思考欧阳清尘便把她带了进去。

教室内只见大家都认认真真的低头做着试卷,老师也在过道上来回走动,欧阳清尘喊了报告进来,大家并没有过多疑惑,毕竟他时常有这些举动发生,但身后那个穿军训服的学生是怎么回事?

不待老师问,欧阳清尘便解释:“高老师好,我带一位同学来旁观一下课堂。”

那位高老师就是高二一班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高晓琴,她从来都不反对欧阳清尘做什么事,听到欧阳清尘这样说也没有阻止,点点头以示同意。

欧阳清尘把诺诺带到自己的座位做好后,自己就到教室后面搬了个没有人坐的板凳回到座位,可却看到诺诺拿起他的钢笔,在一个本子上写什么字,后推到他的面前。


只见纸上肉眼可见怒气的七个字:“欧阳清尘,你耍我!”

欧阳清尘礼貌的轻笑后也拿起笔写上一句话:“诺诺小姐可冤枉我了,提出旁听的可是您自己!”

本是满腔怒火的诺诺看到欧阳清尘的那一手字真真是没了脾气。行楷的风韵在于行云流水,可欧阳清尘的这一手字可谓是流畅与动感并肩,让人一看便是赏心悦目之觉。

诺诺看到欧阳清尘写的语句也是心虚,赌气的把头偏向另一边,似是铁心不理那人。

欧阳清尘也不恼,他站起身走到讲台上翻出一张试卷,继而拿到诺诺面前,见她没有理睬,只能再次提笔落字。

这次诺诺总算‘大发慈悲’的看所写内容:“诺诺小姐,今天上午有三节课都在考试,但我已经提前做好了,没有告诉您,实在抱歉!但既然您已经到教室来了,不如做做面前的试卷,看看自己能力如何。”

诺诺思考了一下,拿过欧阳清尘手上的笔写下几个字递给他后,就真的摆弄好卷子认认真真的做了起来。

欧阳清尘看着本子上那几个字:“你就是你,把那个心字底去掉!”

看完后,只见欧阳清尘挑眉抿唇一笑,后也是拿了本练习册做了起来。


绣一段岁月静好,时光安稳,在喜悦的袖底,一遍遍温习美丽的篇章,笃定着做一棵常青树,临风,沐雨,长青常在,伴你朝朝暮暮,花开花落,岁岁年年;绣的一幅玉净花明,安然静好;绣的一季思量,一季柔肠,绣的雪月风华,经年如诗似画,岁月年年,永如初见。


一个小时已然过去,欧阳清尘与岳曦诺的相处竟让监考的高晓琴老师不经心中有这番感慨。

“倒是不俗!”高晓琴小声夸赞道。

。。。。。。


……中午……

站在食堂门口的杨清源问:“沈队,怎么了?眉头紧锁的。”

沈昆宇现在脸色是真的不太好看。他语气有些烦躁,“怎么一直没有看到小姐!”

杨清源疑惑道,“你家小姐不应该在吃饭嘛,她…”正准备指一个地方时才想起,“这两天方阵训练,班级打乱了。”语气明显也是头脑摸不着思路。

沈昆宇现在也是没谱,他转身就欲出去找,可没想到杨清源拉住他,“这么急干什么?姜皎若和陈晔肯定在,去问问他们。”

可沈昆宇却是一把甩开他的手,微怒道,“那俩小孩一直在军训,怎么可能知道!你脑袋长着增身高的呀!”说完便离开了。


杨清源终究也是不放心,后也随着沈昆宇把操场、医务室、教学楼都找遍了,不仅惊动了苏丘褚,还让校园内的无数学生纷纷侧目。

“行了行了。”在沈昆宇欲再前往行政楼去找时,杨清源叫住了他,“我们这样乱找也没用的,这是学校,你家小姐不会丢。”

苏丘褚也说道,“是啊!沈公子,小姐最后是跟谁一起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杨清源和沈昆宇刚才竟是一致忘了岳曦诺最后是和欧阳清尘一起的。现在经过苏丘褚一提醒,俩人也是同时想到并且开口:“清尘”“欧阳清尘”

。。。。。。


“诺诺小姐,已经超时了。”欧阳清尘提醒着在还在做试卷的诺诺。但并没有听到回答,因为诺诺此时还在做试卷前面她一开始余下的阅读理解。

原来从拿起笔准备做试卷时诺诺便没有开玩笑,虽然是高二试卷,但语文大体如此,不写作文,一个小时少了,一个半小时多了,但诺诺已然做了快两个小时。故而才有了刚才欧阳清尘那句提醒。

虽然到了午餐时间,但这些丝毫影响不了诺诺,她无视或者说自动关闭了周遭的喧闹声,一心投入做题中。

欧阳清尘也是君子之风,除了偶尔算算时间外,也是不去打扰,倒是尊重与陪伴双在 在线!

。。。。。。


…… 教室外 ……

“现在安心了。”杨清源无奈道,“我都说了不用那么着急,你家小姐可精着呢,怎么可能失踪!”

“小姐怎么会在这?”沈昆宇直接了当的问。

“我怎么知道。不过人家俩学霸,你管他呢!”杨清源道。

杨清源现在都被整无语了,怎么这岳曦诺才来A市十天,身边的人都莫名其妙发生了变化?

可沈昆宇却是黑下脸,吐出两个字,“荒唐!”

“啊?”杨清源不明所以。

一旁的苏丘褚戏谑道,“沈公子的意思就是说:好像一个没留神儿,就让只癞蛤蟆产生了吃天鹅肉的想法!”

杨清源:“……”

12 一个月

  众人听到洛天清妍叫慕紫菱,大家也一齐看向她。

  说起这慕紫菱,如洛天清妍说的那样,是捡的。洛天清妍11岁时,曾下山‘游玩’,经过一处山脉时,看到浑身是血的她,洛天清妍着人救了她之后,她说了自己的名字后就甚少开口了。

  洛天清妍也不逼她,如同月影般带在身边伺候起居,倒也是周到。后来洛天清妍14岁之时继承无双宫,不知为什么就让她接掌了内堂。

  可以说无双宫内没有人知道她内力究竟如何,他也几乎或者根本不与别人交往,除了洛天清妍外,好似谁也不能让她开口说话。


  慕紫菱听到洛天清妍问她,终于‘大发慈悲’的抬头,轻启唇,“主上是无双宫的宫主,自然一切听凭您的决定。”

  本以为常时间不说话的声音肯定沙哑,没想到竟是极其委婉动听的。

  “行吧,你们的意见我也听着,他也的确不能服众,还是要干点事情才行。”洛天清妍听到慕紫菱说的话没有什么反应,就继续开口。


  “影十三”洛天清妍叫了他一声。

  “奴在”

  “那日你便说过是骗我的,那么现在你能否告诉我,你究竟查到了几个人?先提醒你一下,这一次你如果再妄想骗我,那么,不仅是你想掩护的人无法保命,就连你都自身难保。”洛天清妍捏住影十三的下巴,看着他的眼睛说。

  影十三现在已经知情识趣的晓得了,恐怕派自己探查的事,洛天清妍早已知道结果,这无双宫宫主,好深的算计。

  “奴回禀宫主,奴查到了4个人。”

  “哦…那为什么只禀报了3个呢?”洛天清妍戏弄的问。

  “禀宫主,第4个人是安国公的爱妾陈氏,且怀有身孕七个月了。奴隐瞒宫主,请宫主治罪。”影十三说完便硬伏下身。

  洛天清妍这时候真想刨开脚边这个榆木脑袋,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我若真想治你罪还用等到现在?真是傻的,笨蛋,王八蛋……


  “既然你知道自己有罪,又想保住那个陈氏,那你就凭自己的能力去保住她。”洛天清妍说罢,就看向下方“裴岳寒,风魂,林严,你三人自今日起,一月间听从影十三之令。”

  他三人知道洛天清妍叫他们名字定是有事吩咐,可没想到竟是如此,不说影十三现在意义上是戴罪之身,单就三个堂主听从一个影卫就不合实际。

  但也无法,主上之令必从“是,属下遵命”三人齐口答道。

  影十三听后也是一惊,想也不想,立马开口,“宫主,这不符合规矩,而且……”

  “停,你别给我说这些。规矩?我就是规矩。你也不要说你不会指挥他们,皇室金甲影卫,什么不学?”

  “还是说,你想让我出手直接血洗了那几个人背后的势力?”洛天清妍开口堵住了他所以的出路。

  “我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京城东门有处宅子,你便直接住那里去运筹帷幄吧,明日出发,你今日就不用回烟澜殿,回去准备准备吧!月影会跟着一起去,你也不必担心他们三个谁不听你的。嗯?”

  “是,奴遵命。”影十三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拒绝就答应了。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从刚才慕紫菱回答后,再没人提‘贴身影卫’的事。

  。。。。。。


  “主人,您让我跟着去干什么?”一回到烟澜殿月影就迫不及待的问。

  “你到京城安顿好之后,就让风魂给你安排几个人拿着我的令牌进宫,给皇帝舅舅递一道折子。”洛天清妍边喝茶,边回答她。

  月影一听到说是给皇帝的折子就立马不问了,毕竟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虽然她不会死,但也怕。


  ……第二天……

  洛天清妍正在修剪花枝,后面一黑衣人出现,只见他全身上下包括眼睛被遮住,低沉的声音开口“雀隐楼火越见过主子。”

  “怎么样了?”洛天清妍没有停下手中动作亦未回头,直接开口问。

  “各堂堂主已经出发,暂时没有异样。”恭敬回答。

  “派人保护好他和月影,盯紧慕紫菱的一举一动。”

  “是”火越回答完就不留痕迹的消失了。

  洛天清妍拿起一朵花,在鼻边闻了闻,看向远方,弯唇一笑

“小郎君,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

  作者有话要说:

  1.安国公的事写出来太麻烦了,正文中一笔带过,但怕看观不明白,所以我大概解释一下。

  无双宫虽然眼线遍布天下,可安国公的祖上曾买过无双宫的‘承诺’,他的要求就是把安国公府内所有的眼线撤离,无双宫曾经的宫主兑现了诺言。

  可这一任安国公(世袭制)的府内接连出事,弄的阖家不安宁,安国公便出下天价,只请无双宫能除掉府里内奸。

  后来的事大家也猜的到咯,女主故意点名让男主去查,又告诉裴岳寒内奸不少于三个,才有了第一章的戏码

  女主当然知道男主不说出第四个人的理由就是因为那个人身怀六甲,她纯粹就是想找个机会让男主与七堂主正式接触

  安国公和内奸只是打酱油的,没有出镜率,我也懒的编名字。至于为什么是一个月才能完成,请恕作者宝宝也不知道啊

  至于为啥女主知道内奸是谁,有几个,自然是最厉害最神秘的雀隐楼啦

  论阴谋,手段,男主始终太嫩了,因为女主不是恋爱脑,在爱她,也首先是无双宫的宫主,爱男主的’永远都只能是,也只可以是洛天清妍。


  2.聪明的你猜猜女主给皇帝上的是什么折子(是糖哟!)

  3.今天的我还是不能解释雀隐楼是怎样的存在

  4.细心的宝宝能不能发现女主跟男主说话一般都不自称‘本宫’,而是‘我’,发现了吗?

69 清诺

会议开了长达一个小时,真真是无趣又无聊,待结束后大家各个打了招呼便离开了,但也有几位行政领导还专门想去跟沈昆宇搭话,不过都毫无意外的被外交政委杨清源委婉的拦住了。

待人差不多走完后学生会主席过来问道:“你就是岳曦诺吧?”

诺诺微笑答到:“是的,你好!”

孙芳并没有回应她的微笑,而是直接道,“我们也算认识了,不用这么客气。我就是给你说一下,这总结方案是你定的,故而明天的流程由你和欧阳清尘领着播音站和外联部一起,主席团不参与!”

“嗯,好的,谢谢!”既然对方不多言,自己不失礼貌便可。

孙芳转而把手上文件交给欧阳清尘,留了句“明天大会的时间段已经打出来了,你带着她到操场上熟悉一下。”便离开了。


诺诺看着孙芳离开的身影,抿了抿嘴唇,欧阳清尘见此连忙解释:“你不用在意的,她就那样,但能力还是很厉害的,大家有目共睹。”

诺诺转身看着欧阳清尘哼道:“你这么了解她,不代表我也要知道。”

说完也不见外的直接拿走了他手上的文件,自顾自的领先出了会议室。

。。。。。。


“不回教室啊,他们在设计班旗,你不去参与?”走向操场的路上欧阳清尘问道。

诺诺边翻看着手上文件边回答:“我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事情上。”

欧阳清尘有意劝导,“怎么会无聊呢,那可是班级集体......”

诺诺直接打断他的话,冷声道,“集体又怎么样?我一个人难道把事情完不成?”明显的抵触与厌烦竟让欧阳清尘有些不寒而栗。

不管怎样欧阳清尘也不会继续下面的话题,话锋转而道,“快到操场了,我们先去吧!”

诺诺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礼,但她不想解释,把文件双手递还给欧阳清尘,声音还算正常道:“走吧!”

欧阳清尘双手接过点点头,两人便又一起走去,但细看,他始终落后诺诺小半步……


“哎哎哎,队长,你妹妹来了。”又是那个马大哈邵峰,不过这次他长了记性,把妹妹两个字都说完了的。继而又道,“跟妹妹一起的是清尘吧!”

沈昆宇不搭理他,杨清源敷衍的回到,“是啊,你真聪明。”

待两人走近后,诺诺先行叫了沈昆宇,“哥。”沈昆宇也是回应的点点头。

欧阳清尘则是不同,“大哥,沈大哥,各位哥哥们都好啊!”说完阳光礼貌的笑笑。

那些个队员对欧阳清尘也是熟悉得很,都打着招呼。

欧阳清尘一一回应后便转头对诺诺道,“以前我到军营看望大哥,待过一段时间,故而都认识。”

诺诺没有答话,优雅而不失礼貌的笑了笑。


邵峰代表大家出列对着诺诺说:“小姑娘,别那么拘谨嘛!你是队长的妹妹,那也是我们大家的妹妹,当自家哥哥,不用客气!”

后面的队员也七嘴八舌的呼和:“是啊,大伙的妹妹。”“妹妹不要客气。”“妹妹不要害羞嘛。”“都是一家人。”那语气,真是自来熟的不要太熟了。

诺诺虽然有些抵触,但表面未曾表露半分,也附和着大家哥哥,哥哥的叫着。远看的话还当真是亲厚。

欧阳清尘在一旁抿唇轻笑着,杨清源又是一副看戏模样,沈昆宇瞧着场面怕小姐不适而怪罪,他假咳了一下,队员马上安静,自己列队站好。

沈昆宇抬起左手看了看手表,才道,“自主训练一个小时后就各自到自己训练的班级,然后把学生带到操场。”

众人也收起嬉皮笑脸,全部严肃脸,集体一声,“是。”说是响彻云霄虽夸张了点,但也不失气势。


待人自行散开后,沈昆宇刚准备说什么时又完美的被诺诺给截胡了,“如果是小姐、奴、请罪、请安这几个字词的话,沈队你就可以闭嘴了。”说着还傲娇的抬抬头。诺诺即已这样说,沈昆宇只好沉默了。

看着沈昆宇这副吃瘪的模样,杨清源不厚道的偷笑后才问,“清尘,岳小姐,你们怎么一起来操场了?”

没成想欧阳清尘和诺诺同时开口:

“来操场偷闲!”

诺诺:……

欧阳清尘:……

嘎嘎嘎 ……哪来的乌鸦…… 嘎嘎嘎


“呃... 你们……???”杨清源实属不知该怎么化解尴尬。

静默一阵欧阳清尘开口解释:“我上午的课都请了假的,正巧诺诺小姐还不熟悉明天大会时间段的进行,故而陪同。”

“哦,原来这样啊!那你们...”杨清源是真不知道该怎么问。

诺诺实在不想看着他们之间明明是俩聪明人,却有些蠢笨的对话,直接就说:“杨少和沈队自行忙去吧,我们就在操场待着而已。”说完后也懒得再看杨清源一眼,给沈昆宇点点头就带着欧阳清尘走了。

看着俩人离开的背影,杨清源不可置信的问沈昆宇,“我,我这是又被嫌弃啦?!”

沈昆宇当真嫌弃道,“好歹是政委,不傻,自己心里没点数?”

。。。。。。


选了个阴凉地方,刚一坐下诺诺不待欧阳清尘发问就先行解释:“我不喜欢掺和家族各方势力与人脉,故而不想和你大哥过多交往,见谅!”

欧阳清尘倒也是直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既然诺诺小姐这样说,我不在意就可以了。不过...”

“什么?”诺诺可不喜欢别人把话说一半。

“不过诺诺小姐也不需要刻意抵触与我大哥的正常见面交往。至于原因,诺诺小姐可想听?”

诺诺微笑道,“说的简短些的话,我倒是愿闻其详。”


欧阳清尘从旁边随意捡了根枯枝把玩在手上,才道,“我和大哥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不同在于:大哥母亲是父亲的真心所爱但没有名义,我母亲虽然跟父亲是夫妻,却是家族联姻。故而大哥一直是散养在外,真正杨家少主接触事务的是我。”

虽然是简单的几句话,但诺诺还是理解了其中的意思,“也就是说,他空有着大少爷的名头,实际上只是为了藏在背后的你,或者说江南杨家在藏拙!”这语气是肯定的意思。

欧阳清尘倒也是坦诚,“倒也不是藏拙,只不过是为了自保。”

“怪不得你对你大哥格外敬重。”诺诺如是道。


“听诺诺小姐这语气,感同身受?”欧阳清尘带着疑问道。

诺诺轻笑一下,顺手的拿过欧阳清尘手上的枯枝,自己掰扯着,“倒也不是感同身受,只不过也有着同父异母的身世。”

“据我所知,凌少主与你是同母!”欧阳清尘如是回答。

“哥哥是亲的,只不过还有一位名义上的继母和素未谋面的弟弟。”诺诺道。

欧阳清尘道疑惑了,“诺诺小姐这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我没有跟他们见过面,了解不多,而且也不需要去知道。”诺诺隐晦的结束对话。

欧阳清尘也是聪明,不再发问。


后,二人共同坐在太阳残影照射的树枝下,欧阳清尘语气温和的给诺诺讲述着她还没有搞清楚的流程,诺诺也细细听着、专心记着。

在那边自主训练的邵峰看到后都不禁感慨,

“清尘和妹妹坐在一起,还真像副美丽的风景,让人叹为观止!”